容量论

前期基础:

观看本篇理论不需要掌握其他基础理论

问题:

为什么抢走一个三岁小孩子的糖他会哭的很伤心?

为什么小时候感觉自己总是不被父母理解?

为什么曾经令我们难以释怀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淡了?

世界容量

我们把一个人的“世界容量”用一个数字值表示,比如:

PS:1k ~ 1000

  • 某3岁的小孩的“世界容量”为300
  • 某30岁的普通人的“世界容量”为40k
  • 某50岁的成功企业家的“世界容量为600K”

我们暂时先不给出所谓的“世界容量”的定义,最后再说。这里先给它起一个简称,P值。

每个人一出生时的P值都是0,随着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,其P值会不断加大。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就是指的自身P值的加大。

同样的一件事情发生在不同P值的人身上,其反应也不同。

比如上面提到的普通青年与企业家都用iPhone 5手机,他们都不小心摔碎了自己的手机屏幕,两者的伤心程度肯定是有所不同的。

并且,我们把某个事件对于某个人造成的影响也用一个P值来表示。假设上例中,“摔碎iPhone 5手机屏幕”事件的P值是2k,它同时发生在普通青年与企业家身上,都造成了2k的P值影响,但是结果是不同的。因为对于企业家来说,造成了2k/600k=0.3%的影响,而对于普通青年,其影响高达2k/40k=5%,因此两者的反应会有所不同。

例子可以继续扩展,比如家里房子着火的P值是20k,中500w彩票的P值是10k等等等,我们假设其影响值对于每一个人都相同,那么对于不同人的影响的百分比则是不同的,而这个百分比直接关系到他自己的反应。

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一开始引出的问题“为什么抢走一个三岁小孩子的糖他会哭的很伤心?”。答案似乎很明了,小孩的P值是300,他的母亲P值是60k,一块糖的P值是100。所以,对于孩子母亲来说一块糖只是自己P值的0.25%,而对于孩子却相当于33.3%。也就是说,抛开其他客观因素,抢走一个孩子的一块糖果对他造成的伤害是33.3%,等价于其母亲自家房子着火。

所以说有时候,对你来说很小的一件事,可能就是另一个人生命的全部

再说文字的引言,“如果你从马航的飞机上下来,那你还会去在意与父母的矛盾吗?”。实际上只是发生了某件事(经历了生死劫)提高了自己的P值而已。

还有“为什么曾经令我们难以释怀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破了?”。实际上时间不同冲淡任何东西,它只能让你经历许许多多的事情,然后提高你的P值。不是事情的P值变小了,而是自己的P值变大了

P值的变化

P值的变化是十分迅速的,有时候可能某件事发送会让某人的P值增加很多,但是急速减少的情况好像并不多。

增加很简单,上面也都说了,经历一些所谓的大风大浪可以显著的提高P值,这里主要说一下减少的情况:当被某个人照顾的很好的时候,P值会快速而持续的下降。

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所谓的“全职太太”。当夫妻成家后,妻子只管内务不工作的情况。当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够长,哪怕的你的P值再高,也会慢慢的低到会因为几毛钱的菜钱而怨恨某个小贩,因为这几毛钱已经足矣在你的P值中引起一些波动了。

所以说,老经常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争吵,比如因为买菜(P值100),丈夫(P值60k)觉得是一件极小的事(0.17%),而妻子(P值1k)则坚持认为这个是原则性问题,十分严重(10%)。

最后

如果你经常因为某些小事儿而放不下看不开,不如多出去走走,想办法增加增加自己的P值。而至于P值的定义,似乎已经不重要了。

  • 浏览:1247
  • 评论:0

发表新的回复